lattestorm

星星点灯 砍号重来

【达鑫】过敏(一)

 
不上升
 

1.
  
  丁程鑫最近总觉得有点奇怪
  
  这来自于一个十五岁小男孩极其偶尔的敏感
  
        
——————————————————————
 
      他本来是没有所谓天线这种东西的

         弯弯绕绕带着小女生特有的粉红气息
         感觉不酷。
  
  只是最近那种视线的焦灼感太明显 伴着一点点毛茸茸的触感直抵心脏
  
  尖锐的小电流顺着皮肤表面的细小绒毛迅速来了一次免费环游,叫嚣着和血液赛跑。
  
  丁小同学被自己过于有画面的想法寒得浑身一激灵。
        
        果然是过敏了

  
2.
        还没来得及打断这些毛线一样纠纠缠缠的具象回忆
  
  那种焦灼的被盯着的感觉再一次袭来
  像一记直球却又恰恰流连徘徊在洞口
  
  ——就是现在
  
  清醒的丁小同学抓住机会猛一抬头准备锁定
  
  没有?
        
         怎么会?
  
  什么都没有
  
  丝丝缠绵的感觉恍惚得像一场不合时宜的梦
  
  刚想抓住就像一缕小尾巴似的烟飞走了
        
         让人泄气
  
  
3.
  
  停下了练舞
  
  小丁愤愤地踢了一下脚边的矿泉水瓶
  
  虽然现实中是没有球洞口啦 给不了满分测评()
  
  这一下劲不小
  
  里面还有半吊子水咕咚咕咚被迫跟着瓶身远行悲鸣抗议
  
  滚出小半米了 可见求救无效
  
  水瓶的主人从当机状态恢复重读,后知后觉地爬起来追着跑:
         
         哎我的水!
  
 
4. 
        ——小逸?
  
  丁程鑫盯着敖子逸追水的背影开始沉思
  
  当然十五岁的思考没什么建设性
       
        上一次被盯还是苞谷为了锁定新案情线索(?)
  
 估摸着最近自己的答应请的客也都请过了
      也没有什么惊世悬案需要自己和苞谷侦探携手
  
  为了防止出现那种“你看天上那朵云像不像你欠我的两百块钱”这样的误会,30秒没有得到答案的小丁选择直球出击。
  

“敖子逸?”
  
  敖小逸后背一凛,条件反射地像小奶狗防御一样躬起身
  
  他转过来,仍然坐在地上,眼睛故作深沉地一眯,上半身却是诚实地拉远了距离
  
  ——叫全名/语气飘忽/很可疑
  
  ——注意,丁程鑫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软心小男孩了,现在的他要是戴个假发就是怪力小可爱!
  
  ——等等什么跟什么啊??
  
  敖子逸光速腹诽了一会自己相亲相爱的好同学

“咋了啊”
  
  另一边丁程鑫也在观察这位明明早就很熟的老同学
  
  这种怪异的陌生交流上一次还是出现在第一次公司见面
  
  ……
  
  一时间长江国际两位小霸王之间涌动起了从未有过的迷之尴尬气氛
  
  幸好小贺老师带着情绪的喊话适时地打破了气流
  
  “哇敖子逸你这把再挂机我大义灭亲举报你!”
  
  ……
  
  得救了——避免了比两百块更不可说的对峙现场
  
  敖小怂秒变小嘚瑟仰头回去投身战场,不忘嘲笑一句初一小战友的火力。贺老师回应以阶段性炸毛,这局凶多吉少。
  
  谈话不了了之
  
  算了。理智小丁用充满智慧的头发丝想想都知道,这两位热衷排位的好战友跟这件事没什么关系了。
  
  ——那么是谁呢
  

5.
        运动结束完他的身体开始缓慢冷却下来,汗顺着喉结一溜滑进有点松垮的衣领
  
  天泽和小马一脸投入,又捧着一台手机指指点点讨论些什么文艺浪漫的东西。
  
  他不感兴趣,自然不会凑过去听。
  
  听说最近天泽好像又迷上了搞笑,搞笑需要天赋。只不过他们好像更有被搞笑感染的天赋。
  
  很悲剧
  
  不仅课间休息常常会听到这两位尬笑破音,endingpose排着排着也被带成搞笑日和风了
          ……
  
  真是偶像灾难
  
  “正统偶像模范”小丁突然挺直腰杆
  
  精气神不亚于知名动漫里那两位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6.
  
  又一节课过去了
  
  刘耀文乖巧的站在自己对面仰着头
  
  小丁面对一脸耿直的可爱小学生,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不小心铺垫了一大段
  
  
“最近牛奶有记得喝吧?
  
“……”
  
“平时要好好记动作知道吗?表情一定要到位,不要再惹老师生气了少挨几次批也好……”
  
“……”
  
“还有啊一直看别人模仿着练舞容易养成习惯你知道吧?改不掉就很麻烦,没必要一直盯着别人学影响表情……”
  
“啊没有啊——”
         耿直小学生终于抢到机会打断,一脸单纯地展示进步,期待夸奖的样子
 “我最近都有自己记住表情管理欸没有一直盯别人”
  
  
         ——“哦这样吗?”
  
  也是
  
  毕竟感到这种焦灼视线出现的场景在日常休息时也没少过,没有理由是耀文的“求学若渴”视线。
        
        惨 又猜错了
  
  小丁假装同往常一样镇定地拍了拍小学生的肩膀
  

7.
  
 年纪大了会有这种判断失误很正常
  
 他安慰自己
       
     可能是记性退化的并发症吧()
  
  
  还没来得及转身
  
  一个有些过热的身躯立刻贴了过来
  
  跳完舞本来就很热了 他反射性地缩了一下
       
        年轻的气息从后面袭来 把自己强势又柔和地包裹住
  
  来者把整个身体的重量放松地卸在自己身上
  
  靠在肩膀上撒娇一样毛茸茸的脑袋让小丁感到有一些痒
  
  ——啧
               
                  陈玺达
  
          真是一个特别大的重点
  
          重死了
  
  小丁想
        
        脸上悄悄泛起不自然的神色。
  

【翔霖】少年期(一)

  后会有期。
        ⚽

        贺峻霖十二三岁的时候,见过男孩女孩红着脸牵手,过早宣泄的荷尔蒙起哄调笑,雾蒙蒙的眩晕感让人脸红心跳。那个时候的小豆丁乖乖地坐在角落的位子上想,早恋啊,也是无趣的东西。
  
  贺峻霖冷静的小脑瓜迅速筑起青色的矮墙,似乎确信自己不会那么早地喜欢上一个人,至少不像他们,带着头脑发热的莽撞试探。春游时不小心碰到女孩子的手时,有过电般微妙的刺痛感,他甩了甩手,把心尖小小的一颤甩到脑后。所谓喜欢据说和一种不知名的激素相关,他懵懵懂懂相信着,尽管他连喜欢是什么,都还一知半解。
  
  小贺峻霖升到了高中,四人一间宿舍每天哐哐当当的,躁的他也不能总一个人躲在安静的小天地了。吃完饭和老三儿一起路过球场,贺峻霖正沉在自己的思绪里出不来,冷不丁地被室友拽得一个踉跄。
  
  “你干嘛?”他习惯性飞过去一个眼刀,冷淡的眼角低垂着比以往多洇出一分看不明的情绪。三儿当下也是愣了一下,很快掩饰过去,手指虚晃指着那头“诶你看,他就是那个新转来的。”
  
  贺峻霖眯着眼顺着手看过去,一个男生稳住脚下的球,向前一带,轻松晃过对手。
  
  如果这是青春偶像剧,现在应该演到男孩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见钟情的戏码了吧。自己又不是小白女主,哪来那么多戏上呢,他摇了摇头。
  
  室友却是又没轻没重地拍了自己一掌“哎你看哪呢,那边”
  
  贺峻霖再看过去,替补席坐着一个男孩,头发比毛寸长出些,有些毛糙。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很眼熟,就好像他很早以前就熟悉一把揉在那头发上的触感,心底里迸出一些异样的情愫。
  
  什么时候会开始喜欢上一个人呢,如果不在情窦初开的时候,不在意气风发的时候,不在垂垂老矣的时候。
  
  他听见脑海里那个贺峻霖踮着脚对自己说:
  
  就是现在吧
  
  最好的时候。
  
  11岁的贺峻霖站在椅子上,把那本厚厚重重的书从巨大的书架上小心地抽下来,灰尘味呛得他蜷着小身板咳嗽了几声。
  
  也许早恋也不都那么蠢。
  
  蠢蠢欲动的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贺峻霖捂住了自己的脸,烧灼感涌上来,好像听见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个秘密。
  
  15岁夏天的风裹挟着盐汽水味来势汹汹,吹的人迷了眼。
  
  坐在替补席的严浩翔扭了扭手腕,放下了水,水珠顺着颈线一路蜿蜒而下,渗进看不见的生长线里。
  
  不会有比今年更好的夏天了吧。